网站公告: 欢迎光临家长教育网!
行业动态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

从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开扒:行业黑到连投资人

更新时间:2019-06-10

  相比以前打包付费、霸王条款等涉及众多用户的负面,为何这次并不是主凶的携程,激起了更大的情绪反弹?

  “虐童案”背后并不是涉案人被拘、责任人引咎辞职、所有民办托儿所一关了事那么简单,抛开携程一贯的不靠谱,也许我们更该关注这个行业,从根本上杜绝对于孩子们的伤害。

  金融八卦女频道每日为你送上有态度、有温度、有深度的精彩内容,欢迎置顶关注,八妹等你

  被虐儿童母亲的痛诉:“我是携程的老员工,你知道在携程怀孕有多困难!把孩子生出来有多困难!把孩子养到一岁有多困难!”

  这两天,携程上海亲子园托儿所幼教虐待儿童一事层层升级,八妹也在密切关注此事。

  上海携程托幼所老师疑似殴打孩子并喂芥末的视频曝光后,当事家长们群情激动。携程迫于压力,于 11 月 8 日召开道歉会。涉事老师采用下跪的方式给家长进行道歉。但是多名家长在查看录像得知孩子的经历后情绪出现崩溃,更有家长忍受不了与施虐人员出现肢体接触。

  一名携程老员工在召开的道歉会上声俱泪下地痛诉:“我十七个半月的小孩,被喂芥末,一个小时拉六次,平均十分钟一次,老师还不给宝宝换尿布。孩子被杯子砸,被拽头发,被喂安眠药,往眼睛嘴上喷消毒水......”

  “我从昨天晚上一直哭到现在,我肠子都快悔青了......我在群里看到照片,我还不相信;我跑到亲子园去看了下,前台告诉我不让进,我就没进去,还屁颠屁颠把孩子送进去了......我是一名携程的老员工,我有纪律有规范。

  你知道在携程的员工,怀孕有多困难,把孩子生出来有多困难,养到一岁有多困难!”

  “今天早上,孩子拉的粑粑里面有异物,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让爸爸把孩子拉的粑粑送到综合医院去化验,结果出来以后白细胞指标超标。

  我一个健康的宝宝,送到这里之后成了白细胞指标超标!我们所有家长的孩子,情况都是这样,不超过三天,孩子们全部进医院,到现在还有住在医院里没出来的(宝宝)!”

  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是指曾遭遇过可怕的、令人惊恐或危险经历的人所发展出的一种心理障碍。

  儿童和青少年对创伤有过激反应,非常小的孩子(6以下孩童)会出现如下症状:

  他们当中也有人会在日后发展成分裂性对立违抗及破坏性行为,随着年龄增长,儿童和青少年也容易出现幸存者自责、有报仇的想法等等。大多情况下,创伤具有不可逆性。

  施虐者给孩子身体上造成的伤痕会随着时间慢慢痊愈,但是给孩子心理上造成的伤害,却给他们幼小的心灵造成了难以愈合的伤疤!

  虐童行为本身就已经能够引起人们气愤,但值得注意的是,从第一段曝光的视频中可以看到,当时现场还有另外两位成年女子也在场。然而目睹全过程的她们却对此态度平淡,熟视无睹。这是否也从侧面证明:我们从监控视频中看到的并非个案,在这个教室里,虐待儿童是否已成家常便饭?

  企业提供给员工的福利,却成为伤害子女的暴力;携程员工表示:这样的福利,我们宁肯不要!

  携程亲子园,又称携程亲子中心,是上海市总工会首批挂牌的12家“职工亲子工作室”试点之一。亲子园共有5个班级,每个班级大约有20多名学生,小朋友都来自携程员工子女。携程方面表示,亲子园成立的目的就在于解决员工孩子的托育问题,提升员工的幸福感。

  开设之初,携程内部员工也对公司此举福利表示满意。据有关媒体报道,亲子中心每天早上8点半开门,下午 6 点半前关门,提供早午餐和点心;每位孩子每月管理费 1600 元,外加 28 元 / 天的伙食费。

  虽然,携程最初办这个幼儿园的本意完全是为了员工着想,然而试运营没几天,幼儿园就不得不因为拿不到幼儿园的办学资质而面临关门的厄运。

  当携程自己独立开办幼儿园之路被堵死之后,被上海某家杂志社旗下的读者服务部以第三方外包的形式承接幼儿托管业务,之后携程的亲子中心才重新开张。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家承接亲子园管理运营的机构,却存在着管理上严重疏漏。知乎上有相关网友发文,质疑亲子园在招聘相关幼师时存在着严重的违规,不仅对相关招聘人员的资质把关不力,而且亲子园无办学许可证的相关备案,消防教育也未过关,甚至亲子园长履历也存在造假行为。

  这似乎也印证了网友所说:“亲子园在招聘相关老师时,并未对相关人员的资质进行严格把控?”

  截至八妹发稿前,携程的公关部总监在自己的朋友圈发了这么一段话,挺有意思,发出来也给大家瞧瞧:

  事情既然做了,就要以认真负责的态度来做好;如果做不出好的结果,倒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做了。

  携程为企业员工开办亲子园的初衷是好的,这点是值得认可的;但是在开办亲子园过程中出现的种种问题,难道携程这个甩手掌柜就不应该反思吗?

  事实上,“虐童”事件时有发生,但是为什么这次携程亲子园事件引发了社会如此强烈的关注和声讨?

  联想起昔日携程被爆出的种种负面新闻,如今受到伤害的却成了携程自己的员工,试问,如果携程在管理上严加规范、做好相应的监督监管机制,这样的恶行是否还会发生?

  现在携程是既出了钱又出了力,最后却还落不到任何好,连自己的员工都开骂,你说你这次是冤枉呢还是不冤枉呢?!

  至少,面对这一乱象丛生的行业,监管不力、责任落实不到位的这口锅,携程你不背,谁背?

  网络红人变身幼儿园主?早教投资已成为资本热钱下的新宠儿,但连投资人,有时候都不愿意赚这个钱。

  其实,就像前文曝光出的携程公关总监所说的那样,携程的亲子园属于托儿所而并非幼儿园。目前,我国幼儿园普遍接受3周岁以上的幼儿,而我国大部分省份给妇女的产假是6个月,再加上目前“二胎”力度的开放,以及家中老人的无力看管照顾和高素质家政人群的稀缺,因此,类似于携程这种0-3周岁婴幼儿托管式亲子园在市场上是存在着巨大刚需的。

  事实上,从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我国确实在一段时间内存在不少国有企业和机关单位开办托儿所的先例。只不过,2003~2005年,这些托儿所在市场化的过程中被逐渐“取缔”。至2012年,《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印发,提出建设规范化幼儿园,对班额、生均占地面积、入园年龄等都做了明确规定,因此不少公办幼儿园也陆续取消了幼托班。

  因此,市场的刚需以及0-3周岁婴幼儿托管领域的空白,催生了一些社会性质的机构企业纷纷涉足婴幼儿托管领域。这些企业的初衷确实是发自内心地想为自己的员工谋福利,考虑到员工要么每天很辛苦地接送孩子,要么就只能牺牲一个人力,甚至还有不少员工的孩子要变成留守儿童,因此企业开办婴幼儿托管班,确实能从很大程度上减轻员工的托育幼儿的后顾之忧。

  其实,一位来自投资界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告诉八妹,目前幼儿园等早教领域早已发展成为资本市场上新的投资风潮,不少投资者对于具有创新办学教育理念的幼儿园倍加青睐,而企办式幼儿园,也更加愿意寻求投资人的资本,借以帮助他们扩大幼儿园的规模。

  然而,备受青睐的幼儿园,真的就如同企业和投资者所幻想的那样,是一笔“一本万利”的双赢投资吗?

  据这位从事婴幼儿托管园投资的朋友介绍说,虽然现在每年进入托儿所、幼儿园等早教领域的社会性机构很多,不少早教机构都在寻求资本的支持。然而目前来看,经过投资人实际调研之后被毙掉的早教投资项目,也有不少。

  原因就在于:那些运用各种市场营销宣传方式夸大所谓的早教办学理念的,在实际真正考察过那些所谓的“优质”托儿所、幼儿园之后,就会发现,现实状况和那些企业为我们描绘出的差距相差很大!

  让这位朋友印象最深的是之前的一位老板,并非是教育领域出身,却凭借各种蹭名人热度和高超的营销手段,在网络上聚集了大批粉丝。之后,该老板宣称采用“裂变式”商业思维逻辑,试图在自己的办公楼里打造一个所谓的“超级幼儿园”。

  当时,这位老板的新颖思维模式确实得到了不少人的青睐。然而,当八妹的这位朋友在亲身考察过这个所谓的“超级幼儿园”之后,现实状况却令她大失所望。

  园区内并没有针对不同年龄阶段的小朋友们进行分开式管理,只是在不同的年龄段之间的孩子划分出一个区域间隔。但是每个区域的间隔又特别简陋,根本不像正规的教室。

  另外,该幼儿园区内的厕所正对着小朋友们上课休息睡觉的地方,而且厕所味道极大。无论是从环境状况还是从孩子们上课的状态上来看,这家所谓的“幼儿园”都与企业描述出的情况差距过远。

  更重要的是,这位投资人对于该企业老板提出的幼儿园经营理念抱有严重的怀疑态度。

  该老板认为,需要从小培养小朋友的财商教育,要让他们懂得如何学会赚钱和花钱。

  对此,该投资人朋友表示极大的不理解。她认为,在一个孩子还没有接受完整成熟系统性的道德思想教育之前,就对孩子灌输如此具有功利主义思想的教育,会不会对日后孩子的成长产生更加负面的影响?

  所谓的财商教育,是在基于辨别“真善美”和“假恶丑”的道德认知之后具有的一项社会性的技能。这项社会性技能在孩子成长进入到青少年时期,再循序渐进地进行培养,也不算迟。

  他们给太过幼小的孩子灌输如此之强烈的金钱观念,恐怕不是在帮他们,而是在害他们。

  此外,该老板还在他所创办幼儿园的理念上极力宣传,要加强孩子们见义勇为的能力,所以要从小培养孩子们打架的能力。对此,该投资者也表示不置可否。

  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好勇斗狠,并非是一个国家民族未来栋梁应该去做的事。

  “我之所以不会选择这样的项目,不是因为单从盈利水平上去看一个幼儿园的投资项目是否可行;我不仅是一个投资人,也是一个孩子的母亲。我扪心自问,日后我会不会把自己的孩子送进这样的教育机构?答案是否定的,因此我不愿昧着良心投钱给这样的机构。”该位投资人朋友如此告诉八妹。

  携程虐童案:究竟是极端个案?还是社会普遍现象?孩子们的安全健康,究竟需要谁来守护?

  如今,在市场经济大潮和资本热钱的催化下,社会上的幼儿教育机构开始逐向驱利,处于特殊管控状态的托儿所更是乱象滋生,层出不穷的“虐童”新闻,也在时时揪痛着我们作为家长的心。

  上海杨浦区某双语幼儿园托班女童下体被放置豆粒,4天后才发现送医取出。幼童原话为“xx老师乃豆豆放了宝宝屁屁里”。当事女老师林某已被停职。

  “虐童”新闻爆出后,不少亲子专家都在网上呼吁,要求作为家长的一方要加强对于孩子的关注和沟通,每天要及时查看孩子的身上有无明显的外伤,以及孩子是否在情绪和心理上和平时有无异样表现。

  那么,对于婴幼儿的关护与教育,就不仅仅需要家长一方的监督和关注,更是需要婴幼儿教育机构和社会相关部门三方共同应该承担起的责任。

  如今,我国有关部门在0-3岁这一部分的幼儿托管教育机构上的监管力度仍然处于灰色的空白地带。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教育部门审批发放的办学许可证,只针对教授知识或技能的培训机构,0~3岁的托管机构不在此范畴。也就是说,这些幼托机构只能进行工商注册,而工商部门只能对机构的经营行为进行监管,对教学内容、师资和环境等问题却无法监管。

  因此,相关各方的监管不力以及态度上的不重视,也给了很多“有心人”得以驱利的契机,甚至也为一些婴幼儿托管机构事后针对施虐事件提出了诸多推诿的借口。

  对于虐童施暴案的当事人事后处以法律的制裁,只能是事后补救,借以宣泄家长们心中痛楚;但是遗留在那些幼小无辜心灵中的伤疤,又有谁会为他们未来的成长来负责?!

  办学难,但真心希望有关机构或部门,能借这次携程亲子园虐童案进行深切的反省。不要让每一个家庭,在一次次虐童事件中,积累他们的不安、恐惧。

【返回列表】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动态 招生简章 外教团队 学员风采 就业指南 在线报名 联系我们
地址:    电话:     传真:     
Copyright © 2002-2019 家长教育网 版权所有